鱼鱼鱼鱼鱼瑜

“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它的时间。 
人生活在世上,最重要的是有爱人的能力,而不是被爱。 ”

害相思[民国脑洞试读]Tae•Tee/脑洞特狗血阅读需谨慎

    不要把我的文章投去@雷文吐槽中心 我心脏不好。(∩❛ڡ❛∩)鸨鸨们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提哦。再一个!文章时间线错乱,人物错乱,各种与原历史不符合,十分抱歉。关于民国历史这种东西我接触的并不多,如果没有达到鸨鸨们想要的程度,那就不要看了。十分抱歉。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努力的!本文严重OOC啊啊十分抱歉大家可能不喜欢 但是这只是一个脑洞,先发一章试试,如果大家不喜欢直接讲就好酱紫我会换一个写!希望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文章!

      莹白的手指紧抓着婚服宽大的袖子。

      胡光平在平稳的轿子里坐立不安。

      一九三三年秋,司家与胡家定下了一门亲事。街坊四邻都传是联姻。因为当时胡家好巧不巧,碰上了最难惹的日本人,家族日益衰落。而家族本来就壮大的司家,是日本人见了都得礼让三分的,所以是做靠山的优选。

      大家都心知肚明,在这个日军横行霸道、又满是枪林弹雨的时期,有个依靠自然是件好事!

      胡家有一个少爷一个小姐,少爷叫光平,小姐叫璟玉。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胡家夫人当时怀的是对儿龙凤,旁人当时都道吉祥。司家就一个少爷,叫司鸽,这少爷倒是争气,年纪轻轻就当了少帅。

      胡家小姐眉目清秀,司家少爷面容俊朗。

      再怎么说,这两人是配的。

      可是天杀的!!!

      坐在花轿里的胡光平捶胸顿足。

     自己就不应该听信妹妹对他说的立志要拯救国家于危难之中暂时还不能结婚的瞎话!!!

      什么狗屁替兄出征!!!

      早知道儿时就应该多练武!!!

      这花轿里本应该坐着他的妹妹——胡璟玉,要问他是为何坐在这花轿上,这事儿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身着素长裙的女子,把头发温柔的披在肩上,脸上红晕可爱,白嫩的小手轻轻挽起耳边柔软发丝别在耳后。

    “哥,我这身好看吗?”

     少女正值豆蔻年华,声音清脆,语调欢脱。

     胡光平看着妹妹从未有过的小女生打扮,不禁赞叹:“好看!”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你还男装好看,女装不适合你。”

      为什么这么说?

     胡家夫人当时怀了少爷小姐两个孩子,怀孩子正赶上打仗,于是就四处搬家,夫人当时除了身体不适之外,还不愿意吃东西,每天勉强喝三碗粥才熬过去。

       但是这一份营养,哪够两个孩子分的?

      所以胡璟玉刚出生就差点儿死掉,胡家夫人迷信,找来人作法,那人临走时对全胡家人说:让孩子去练武吧。于是打从胡璟玉一出生就被抓去练武了。

      一直练到现在,从来没有女孩子那般温文尔雅不说,还一心想要去随军打仗。

        胡家老子为此曾几次大动干戈,胡家夫人也曾劝过几次。

      可是胡璟玉就是不听,她说她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为何要用不是自己的样子生活。

      少爷胡光平就不一样了。

      写得一手好字不说,又会些乐器,对诗文颇有研究,提笔写下一首好诗。性子温软,虽然不爱玩那些刀啊、枪啊之类的,但是一直和妹妹练习武功。练的不比妹妹差,有时还会得到师父的赞赏。

     在胡老爷眼里,少爷比小姐温顺多了,一直不敢违背父母的话。可是太温顺也不好,这个血肉横飞的时候,容易被人欺负了去!被人说没有男子气概,那就是坏了他老胡家的名声!

     胡璟玉灵机一动,就添油加醋的说:“那可不是,将来会遭受世人念叨不说,还对不起咱家祖上。”

     胡老爷一想也对,那……那就把少爷送去军营里?

     可是少爷不怎么会武功啊,刀枪拿不住,不仅会受欺负,还会被人说胡家派了个“痴儿”来。

    “爹,要我说啊,就让我和哥换个身份。”胡璟玉把玩手里的苹果,咬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

    “不行!!!这怎么能行!!!”胡老爷一听,本来就乱糟糟的心里更加烦躁。

    “这样有何不妥?我和哥都是爹的孩子,换个身份代他去军营。我和哥哥长得又像,不会有人发现的。而且这样就不会坏名声了。”

     胡老爷愣了许久。

     这办法倒也不错……可……可身份败露胡家更是遭天谴。

     不能这么做!

    “可……”

    “爹我知道您担心我女孩的身份败露,别担心,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女孩子样生活过,早习惯男孩子的生活了。”胡璟玉眼看事情就要成了,赶忙趁火打劫。

    “你……你还有一个联姻。”胡老爷听她说这,又有些动摇了。但是为了未来胡家能过得安生,他突然想到还有一个理由没有扯出来!

     这……

    胡璟玉噎住了。

    我哥长得和我像,替我去?

   “不是有我哥嘛?”胡璟玉说这话时手也忍不住发抖,男子被当做女子嫁过去,那就不止是骂名了!

   “呸!想什么呢你!”

   “老爷,我看这办法行。”

    一个身着大牡丹旁有小碎花点缀的旗袍,脸上是朱笔勾勒的浓妆的女子款款走来。

    温柔嗓音惹得父女二人朝门口看去。

   “夫人,这话……从何说起?”

    胡璟玉也跟着点点头。

   “我就知道璟玉你这丫头说话不经大脑!”夫人轻轻拍下胡璟玉的头,“刚刚军方的人来了,大战又少人了,找会武功拿的起刀枪的壮丁做填补。上头指名要让咱家少爷去。”

    胡老爷愣了几秒,最终赌上全家的性命以及违背老祖先要遭的天谴,最终同意胡璟玉去做补兵。

注释:
*司鸽就是四哥!
*关于女性地位:中国古代女性地位一直不高。“三从四德"一直压在女性身上,从出生时就被教育要有女德。要为夫生儿育女,为夫家传宗接代。女性一直被束缚在一个低下的确地位。从历史上来看,多生多育使妇女负担沉重的家务,经济不能立,无法参加社会活动,地位十分低下。

民国初年,中国妇女的解放运动愈演愈烈。但是还不到都接受的地步。

*胡家夫人是个很有个性的人,遵守女人的“三从四德”,但是也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尽量使自己经济独立,多扮男儿不顾胡家老爷的反对参加社会活动。当然这一切都是胡老爷对夫人的无限纵容。对儿子和女儿倾注了所有的爱,对胡老爷有份算不上爱的情。

胡老爷是经过老妈妈(媒婆)介绍娶胡夫人的,因为胡夫人的个性深得胡老爷的喜爱,对胡夫人百依百顺。当时胡夫人的家被日本鬼子残害,找着了胡老爷这个靠山也学聪明点儿。一开始对老上自己一轮的胡老爷很是嫌弃,后来发现胡老爷真心爱自己,也就放下了心里的芥蒂,开始真心对胡老爷好、为胡老爷好。

胡璟玉,小小年纪比光平还戏精。和自己的妈妈一样,固执倔强,大概就是“自己认定的就不能改变”这种心理,能屈能伸,会办事会看事。

胡光平,自打生下来营养、体重、身长都比妹妹好,于是胡老爷一开始很是偏爱胡光平,想让胡光平为胡家做出大成绩来。但是读书和练武相比,胡光平选择前者。胡老爷并没有放弃一直劝说胡光平,最后胡夫人让胡光平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这才成为街道上、学堂里、人口中都称赞的才子。

(我的朋友和她的哥哥也是一对龙凤胎,生出来她的哥哥嗓音细腻人也像姑娘一样细心,而我的朋友却大大咧咧活的像个男孩子。从小一块玩儿,朋友的哥哥不爱出去玩总是在家里看书,而朋友和另家的小男孩一起玩泥巴玩石头抓虫拿回家养还拿毛毛虫放在我的头发上,那次我是吓得不轻。于是以他们为原型的双胞胎兄妹。)

关于“天谴”和“老祖宗”。经商的或者是混在上流社会的人家都有这种迷信类的说法,为保佑自己货物及家人平安。

评论(4)

热度(30)

©鱼鱼鱼鱼鱼瑜 | Powered by LOFTER